首页 | 要闻| 市场| 动态| 资讯|
设备抵押关联企业处罚均未批 负债数据真实性之疑

发稿时间:2021-09-30 09:17:05 来源: 中宏网

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第58次审议结果显示,山东奥扬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奥扬科技或发行人)首发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但同时要求补充说明:1、结合行业特征、在手订单、可比公司情况等,说明2021年上半年业绩下滑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对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2、结合在手订单、海外市场拓展情况等,说明消化募投项目新增LNG车用供气系统产能的具体方案,以及对该产品未来毛利率、发行人整体利润水平的影响。3、实际控制人苏伟及其亲属投资和控制的关联企业合计25家,说明是否具备健全的防范利益冲突、保持独立性的内部控制制度并得到有效执行。

负债数据真实性之疑

招股书披露,2018年至2020年度,奥扬科技的负债分别为3.04亿元、3.67亿元、4.29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2.89亿元、3.52亿元、4.06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843.67万元、1552.94万元、2288.68万元,且显示同期母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1.25%、52.31%、49.95%。

但需要注意的是同期奥扬科技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42亿元、2.76亿元和1.88亿元,而应收账款期后回款率分别为99.50%、99.21%和33.02%,尤其是2020年,只按期收回三分之一的应收账款。在应收款能力下降的情况下,短期借款额在逐年攀升,2018年至2020年短期借款额分别为0元、2000万元、1.87亿元。其中关于短期借款的质押情况披露,2020年11月20日,奥扬科技与潍坊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诸城支行签署了《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向潍坊银行借款2000万元,借款期限为2020年11月20日至2021年11月19日,同日约定将32项专利权质押给潍坊银行,为上述主债权提供质押担保。

图片1.png

而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尚显示,奥扬科技517种设备资产于2020年11月27日即被抵押,履行债务期限为2020年11月27日至2021年11月26日,登记编号为“37072020034879”,抵押权人为“中国光大银行潍坊支行”,债额为6950.07万元,而这些抵押信息在招股书中并未披露。

图片2.png

此外,国家动产融资登记系统也显示,自2019年11月11日至2021年9月14日,奥扬科技动产质押达27笔,类型分别包括“应收账款质押”“融资租赁”“应收账款转让(保理)”“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抵押”等四种,且2021年2月25日显示有“生产设备、原材料、半成品、产品”被抵押给光大银行潍坊支行,2021年2月5日又进行了变更登记。

图片3.png

尽管奥扬科技对于“是否将抵押、质押情况均计入了负债”“是否涉嫌选择性披露”未予回应,但根据披露情况及公开信息,不得不质疑其负债情况的真实性。

财务规范性披露矛盾

在第二轮问询函回复中,奥扬科技关于“报告期内相关财务不规范情形是否已完整披露”的回复显示,除“向关联方存在资金拆借、向不具备资质的第三方进行票据贴现、第三方回款行为外,不存在转贷、向关联方或供应商开具无真实交易的商业票据,通过票据贴现获取银行融资的情况”。

图片4.png

而奥扬科技在上会稿中则披露,报告期内,存在为满足贷款银行受托支付要求,在无真实业务支持情况下,通过供应商取得银行贷款的行为。2017年6月15日,其与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潍坊分行签署了《借款合同》,向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潍坊分行借款2000万元,用于购买原材料,借款资金采用受托支付方式使用。

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奥扬科技改变了想法不得而知,但关于“无真实贸易情况取得银行贷款”前后矛盾的披露,不排除在问询函回复时存在蒙混过关的心理。

实控人控制企业处罚未披

作为实控人控制的企业,合法经营情况也一直是发审委关注重点之一。几乎每家IPO企业的问询函中,都会被问询到实控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含注销)同业竞争情况、利益输送情况、合法经营情况。在奥扬科技的申报材料中,关于报告期内违法违规情况的披露,2017年12月,诸城市地税局舜王中心对奥扬科技(发行人)下达税务处罚决定,因“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处以50元罚款。

然而,“青岛奥扬新能源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发行人参股10%,发行人实控人控股达90%的关联公司,公开信息显示,该企业2017年7月因“在胶州市产生挥发性有机废气的生产,未按照规定安装污染防治设施”,被罚款6万元;2021年6月又因“特种作业岗位人员无证操作”被监管罚款5万元。这些处罚信息申报材料中只字未提。

图片5.png

此外需要指出的是,框架作为奥扬科技各期主要采购原料之一,申报材料显示2018年至2020年度各期框架材料采购额分别为3584.93万元、6055.19万元、7788.02万元。

作为2020年度框架材料主要供应商,申报材料显示,2020年度对“诸城市顺德机械有限公司”的采购额为3594.67万元。按照所披露采购量,约占年度框架采购总量的46.16%。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数据,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仍为“0”。同样作为2017年至2019年度框架材料的主要供应商,“青岛腾达逸飞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为2016年11月29日,2017至2019年度各期奥扬科技对其采购额分别为1567.23万元、1308.59万元、2486.30万元。而“青岛腾达逸飞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仅100万且尚未实缴,且同样社保缴纳人数一直为“0”。

据《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从2019年1月1日起,企业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企业在缴纳税额的同时,对应的需要提交参保人员情况。而社保人数为“0”或意味着该企业并未实质性经营。参保人数为“0”的供应商能否每年为发行人提供上千万物资材料其合理性或尚待斟酌考虑。

责任编辑:bjzx003
x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 2020 期货月刊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424 332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