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热点 > > 正文

着宏观面与基本面共振 铝价创出多年来新高

时间:2021-07-30 21:51:05 来源:化工网 发布者:DN032

下半年,由于供需关系的不一致性,各有色金属品种存在强弱分化的可能。总体来看,锡、铝供给边际增量有限,维持去库存状态,价格易涨难跌;镍、铜依靠需求支撑价格,维持高位振荡;锌、铅由于供给恢复,价格上涨动能不足。

铝 波动幅度可能加剧

今年上半年,伴随着宏观面与基本面的共振,铝价创出多年来新高。欧美经济复苏以及宽松刺激政策推动宏观乐观情绪,而国内供应干扰不断,需求表现强劲,在此背景下,铝价下半年的波动可能加剧。

供应端,下半年主要受新投、复产的双重驱动,新投仍以云南地区为主,在对云南地区历史发电效率与降水量的关系、年内降水量以及发电能力提升等因素分析后,我们认为,年底枯水期云南电力供应增长仍较为有限,仅能支撑预期一半的产能投放(40万吨)。复产方面,在利润刺激下,北方炼厂复产及电力改善后,云南地区复产合计贡献产能增量逾145万吨。综合新投和复产预期,全年产量将达到3989万吨,同比增长6.8%,但是明显不及年初8.2%的预期。

需求端,基于海外经济需求强劲,铝材出口利润环比改善,铝材净出口同比和环比皆有较大幅度的提升,电解铝表观需求有望增加9%—10%。在增产及抛储预期下,下半年预计有20万—30万吨的进口需求,由于增产产能释放是一个逐步释放的过程,所以第三季度以及第四季度前半段都将持续去库存,进口窗口有望在“金九银十”重新打开,而电解铝实际进口量可能会因供需时间错配回到30万吨左右的水平。

虽然内需具有韧性,但是同比增速放缓。房地产、汽车、家电等板块上半年表现较好,带动内需维持较高增速,下半年预期仍具韧性,但是因去年同期高基数效应明显,叠加汽车缺芯问题、房地产前端新开工放缓等,同比高增速难续,同比增速下调至1%,全年内需消费量为3703万吨。

从上述的供需关系可以看出,即使考虑抛储以及出口相对稳定,下半年国内铝仍有27万吨的供需缺口,而海外继续小幅过剩。因此,内强外弱格局仍在,内外比值高企使得进口窗口得以继续开启,预计下半年进口量在24万—34万吨,同时高价差将抑制铝材出口大幅增长。

整体来看,宏观趋弱,但是铝的基本面仍偏强。综合考虑供需、进出口和抛储情况后,我们认为,下半年国内铝供应仍具有缺口,虽然基本面对价格支撑较强,但是美联储收紧预期加强,宏观情绪和政策给市场带来压力,在宏观面和基本面出现分化的情况下,预计铝价维持宽幅振荡,运行区间在17000—20000元/吨。

就第三季度而言,第三季度上旬是宏观政策的“空窗期”,并且国内处于消费淡季,影响价格的驱动力偏弱,铝价多呈现窄幅振荡格局,价格核心在18000—19000元/吨,区间下沿可逢低买入,上沿可逢高出货。而第三季度下旬以后,宏观面博弈加剧,铝价波幅也将随之加剧,若美联储明确释放Taper信号,铝价必将承压下行。不过,在有色金属品种中,铝的基本面表现最强,建议谨慎操作,可在高位布空,但对空间不可奢求过大,且要注意旺季消费节奏以及仓单的变化,待情绪释放,亦可逢低布局多单。

锡 基本面支撑强劲

今年上半年,锡的基本面偏强,归根结底是供应修复不及预期。疫情对锡市平衡的冲击贯穿了上半年,即消费复苏斜率远快于供应,供应出现缺口,叠加去年年底7000多吨的低库存,让锡在有色金属中处于基本面偏强的位置,具备了领涨或抗跌的属性。

展望未来,虽然高利润对供应具有刺激作用,但是鉴于远期资源匮乏,后期改善空间或有限。锡矿山成本曲线显示,在当前价格下,几乎所有矿山均处于盈利状态,但是疫情导致供应修复不及预期,第二季度呈现出矿锭双紧的局面。短期内预计供应缺口较难缓解,供需紧张矛盾或延续至第三季度。

由于制造业领域景气度高,锡的消费彰显韧性。锡制品消费主要应用于发达电子制造、汽车工业及新科技等制造领域,中、美、日、欧占据全球锡消费的80%左右,国外发达经济体修复呈接力状,锡消费保持了较强的韧性。据统计,锡焊料领域1—5月累计增速达10%,尽管单月增速呈现环比回落,但是仍保持较高水平,预计下半年锡终端消费同比增长5%。

此外,显性库存可用天数极低,产业库存亦有去化,支撑强劲,当前显性库存仅可维持5天的消费用量,为近7年来低水平。同时,产业库存水平也处于压缩状态,包括冶炼厂锡矿库存及重点地区锡锭库存,全球锡锭显性库存值也处在2015年以来的低位。

供需错配导致的锡锭短缺将延续至第三季度,叠加显性及产业偏低的库存,锡仍可作为多头配置的品种。结合宏观面来看,政策进入“预期管理”阶段,风险偏好或跟随预期摆动,阶段性避险情绪导致的价格回落或是买入时机。而后期,随着缅甸锡矿产出修复以及印尼供应弹性修复,供需天平可能从短缺走向紧平衡。因此,预计下半年LME三个月期锡核心运行区间在28000—36000美元/吨,对应沪锡(227540, -4570.00, -1.97%)主力合约核心运行区间在190000—250000元/吨。

操作上,可考虑多头配置思路,逢低选择技术买点入场,Borrow头寸滚动操作,现货物流企业可采取跨市反套策略,盘面跨市反套需谨慎。

镍 价格在高位振荡

在经济复苏流动性宽裕的情况下,镍整体呈现供需两旺格局。

供应端,下半年的主要变量在于印尼镍铁新增产能持续释放,全年预计有50多万吨新产能投放,其中上半年投产1/3左右,下半年投产较为集中,保守预计印尼全年镍铁产量增加25万金属吨,而中国镍铁产量减少5万金属吨左右,中国和印尼合计镍铁产量增加20万金属吨。此外,力勤MHP下半年对外输出,年输出1.5万—2万金属吨湿法中间品,加上精炼镍开工率提升贡献部分增量,全年镍金属增量预计在27万—32万吨。

需求端,新能源红利释放,不锈钢需求旺盛。由于海外经济复苏,不锈钢需求也随之恢复,供需时间错配下,海外不锈钢价格大幅上涨,海外不锈钢通过出口和原料市场输入国内市场,而国内需求稳中有升,国内外不锈钢旺盛需求预计增加15万吨。此外,全球加大对新能源的扶持力度,新能源汽车产销高速发展,预计2021年全球实现70%以上的产销增速,未来5年维持30%以上的年增长率。

整体来看,虽然镍维持紧平衡,但是供需矛盾严峻,在不锈钢和新能源产业需求旺盛下,上游矿、中间产品、一级镍市都将易涨难跌。特别是国内镍豆库存降至千吨左右,硫酸镍的原料需求在第三季度有望继续成为左右市场的焦点,镍价振荡走强甚至创新高的概率将随着镍豆库存的快速去化而提高。

因此,镍价将在高位振荡,随着镍豆消耗创新高的概率提升,下半年的前半段或者至少在10月前维持多头思路,第四季度的后半段随着供应正常化,可适当布局空头。跨市方面,基于大量原厂有镍豆进口的需求,两市比值将会在进口盈亏平衡附近波动,而镍豆进口窗口将持续开启,镍豆升水镍板有望继续走阔。沪镍(137900, -4670.00, -3.28%)振荡中枢在120000—145000元/吨,伦镍振荡中枢在16000—20000美元/吨,若不锈钢需求持续至第三季度,有测试前高的可能。操作上,第三季度逢低做多,第四季度逢高做空,保持区间操作原则。

铅 供强需弱趋势明显

上半年,由于市场整体维持流动性宽松,全球经济复苏进度加快及通胀预期抬升,导致部分品种创下历史纪录高点。沪铅(15590, -250.00, -1.58%)上半年大致在14600—16000元/吨区间波动,波幅远小于其他金属,但从铅市自身表现来看,呈现铅精矿偏紧和市场走势分化严重的特征。

整个上半年,铅市存在两个大的矛盾:一是粗炼费下降至近年来的低位,国产矿粗炼费跌至1000元/吨附近,较年初下降50%;二是沪铅和伦铅比值创下近年来新低,一度打开出口窗口。我们分析认为,铅市出现上述明显变化,一方面是海内外疫情导致的供需错配;另一方面是海外资金和市场情绪起到了推动作用。站在当前节点,我们更应该考虑从这两大市场矛盾出发,重点推演下半年市场演变路径,从而为未来定价作指引。

从供需层面来看,疫情对海外矿山的干扰基本,下半年精矿市场由短缺开始转向过剩,第三季度的加工费有望企稳回升。加工费回升将有利于冶炼利润再度扩张,第三季度市场受消费旺季支撑,国内将阶段性地去库存3万吨,加之碳中和、碳达峰提高精炼铅成本,铅价重心将小幅上移。

展望下半年,在预估国内铅供应同比增速1.1%、消费同比增速0.5%的情况下,国内铅供需缺口为2万吨,有望小幅去库存;在预估海外供应同比增速3.4%、消费同比增速5.6%的情况下,海外市场或累库3万吨。由于上半年全球累库4万吨,下半年将累库1万吨,预期后续累库进度放缓,铅价高位波动加剧。

长期来看,铅市供应呈现韧性,但是需求长期走弱。一方面,原生铅产出相对稳定,铅矿远期供给平稳,再生铅无论是原料还是产能都处在爬坡阶段,再生铅贡献电铅边际增量。需求端新能源的大爆发,锂电池与铅酸电池的跷跷板正在加速向锂电池倾斜,锂电池的替代效应进入加速阶段。另一方面,疫情催生两轮短周期“虚旺”需求边际走弱,需求边际走弱速率提升,供给过剩矛盾将加剧。

由于铅价反弹后对消费抑制作用尤为明显,第四季度市场整体过剩格局难以改观,预计下半年铅价先扬后抑,高位波动加剧,沪铅主要波动区间在14800—16800元/吨,伦铅主要波动区间在2000—2400美元/吨。

操作上,维持逢高空配思路,海外低库存和短期矿端供给偏紧问题推升铅价走强,第三季度旺季预期给予短多希望。不过,旺季不旺仍是大概率事件,长期供强需弱趋势明显,铅空配地位不变,节奏上注意粗炼费回升和旺季证伪的空配时机。

锌 市场缺乏强驱动力

回顾上半年,锌价走势相对于其他金属比较平淡,伦锌价格的振荡区间集中在2450—3100美元/吨,低和高价格振幅不超过20%。同时,持仓量萎缩明显,退居有色品种的中位数水平。价格的波动上,锌价波幅远不如铜、铝。

一直以来,中长周期的锌价与锌资源平衡结果(锌矿消费)的匹配较为良好,即资源短缺阶段通过锌价上涨来促进供应增加,供应增加到过剩阶段,通过锌价下跌来出清过剩产能。

理论上,供应过剩即需要价格下跌挤出尾部所对应的供应,令市场终会平衡,但是1%—2%的资源过剩,通过锌矿—锌锭—锌三个消费环节,未必全以锌锭的形式体现出过剩来,令终的过剩结果很可能低于1%,从而锌锭环节处于平衡附近,价格缺乏强驱动力。

从供应端来看,一方面,进入第二季度后的粗炼费确实出现了拐头迹象,进口加工费自年初的60美元/吨逐步提升至80美元/吨;另一方面,海外矿产实际月度产量兑现出来又总是不及预期,市场近期陷入宽松与否的讨论中。假设今年冶炼保持3%的增速,锌矿则出现略微短缺的局面,即锌矿需要进一步去库存。

实际上,市场进入了博弈过程,若冶炼厂进一步降低原料天数的容忍度,锌矿则并不会出现实际短缺;若冶炼厂保持原料宽裕,锌矿短缺则会兑现出来,粗炼费可能无法继续上调。站在目前的锌价和粗炼费上看,冶炼厂盈利尚有千余元的空间,叠加副产品白银、硫酸的价格,目前的冶炼收益较为良好。不考虑限电和其他行政手段的影响,利润驱动下冶炼厂会保持生产节奏。结合国内外冶炼项目和生产情况,2021年国内冶炼增量约25万吨,国外冶炼增量约10万吨。

通过分析供应和需求变量,我们发现,锌依旧是一个过剩品种。然而,国外第二波、第三波疫情的扰动,令锌原料恢复不及预期的概率增加,这使得锌资源过剩量收窄至1%—2%,我们尝试采用矿山成本曲线工具,寻求能令尾部供应被挤出的价格,发现对应的锌价在2400—2500美元/吨。不过,由于锌资源过剩量太小,如果疫情进一步恶化,很有可能干扰锌矿的产出,从而使得供应出现削减。

基于锌过剩但过剩量有限,操作上可以逢高沽空,但是下跌空间有限,且下跌过程并不顺畅。相对机会方面,从第三、第四季度国内外的相对矛盾来看,国内在第四季度存在大规模的去库预期,届时可能出现期现和跨市反套机会,但是需要警惕国储再次抛锌。(金瑞期货)

精彩推送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环球金融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