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教育 > > 正文

“双减”高压下教育机构命从业者计划转行 家教只能当作副业

时间:2021-08-13 09:03:48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发布者:DN032

日前,“双减”政策重磅落地,如同一记惊雷在教育培训行业内炸响,浇灭了一众从业人员仅存的幻想。

所谓的“双减”是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对学科类培训机构使出了3招绝杀。

首先,第一道击杀是关闭了面向义务教育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审批,现有的机构成为非营利性机构。

其次,学科类培训机构迎来禁令,也就是第二道击杀,即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而第三道击杀是禁止外资机构通过兼并收购等方式参与进来。

值得一提的是,“双减”政策之下,曾经重仓教育领域的资本们如今损失惨重,教育类上市公司股价狂泻不止,新东方、好未来等开始计划转型,裁员成为了常态……

笔者了解到,很多“搬砖人”身处在教育培训行业的基层,他们很多人最初进入这个领域是奔着高薪而去,如今只能被迫另谋他路。

此外,有的学生家长表示,“双减”政策落地恰逢其时,可同时课外辅导对孩子们来说仍是一种刚需。

培训10天上岗授课 政策之后考虑转行

80人课程推销群:少说有30人是“水军”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20年K12教育融资总额超500亿元,同比增长6.6倍,成为当年增速最迅猛的行业。

2020年的K12教育市场,资本趋之若鹜。不过,其高光点可并不仅限于此。

“无责任底薪3500元,加绩效和提成”,2020年11月,因找本专业工作处处碰壁,李达被某知名在线教育平台招聘广告所吸引。

于他而言,在郑州,专业对口的媒体薪资很低,生活上捉襟见肘。而这家教育平台给出的薪资,对于应届毕业生来说,已经非常优渥了。

“相比媒体行业的低薪酬,线上教育就不一样了,初高中薪资可到1万元,小学相对低一点,可最高也能达到8000元。”

于是,在经历面试及十天培训后,李达成为一名教育培训行业的阅读课程(语文)老师,日常工作就是线上录课并点评辅导2至8岁儿童功课。

除了日常教授学生知识外,李达还需要做一些销售类工作。工作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学生明明体验很好,他跟家长沟通也很顺利,可最终报名就是不成功。

有家长是因为价格高,选择不报班。“领导会想办法让家长用信用卡或花呗支付,给出理由就一个,就是孩子成长只有一次,学习发展的关键时期不能错过。”

事实上,李达所在教育培训机构通常以低价或免费试听的方式,吸引一些潜在客户(学生家长)参加体验课。而后,这些人会被拉进一个80人左右的聊天群中。

李达表示,这个群中,除了辅导老师、组长、督导各有一名外,“水军”少说有30人,剩余的才是学生家长。

平时,工作人员不仅要及时为学生家长答疑,还会让“水军”发一些诱导性的话术,或者上传准备好的课程付款截图,推动家长转化成为公司的客户。

当然,这种“转化”与绩效是挂钩的。但如此逐利,也让李达感觉教育培训机构“一切是为了孩子”这一口号显得格外“刺耳”。

政策落地!

从业者计划转行,家教只能当作副业

同李达一样,很多教育行业从业者均面临卖课的压力,其中就包括徐琳。“教育既然走上商业化,就必然会拿业绩作为评判标准,这无可厚非。”她称。

据徐琳阐述,在非一线城市,最初进入公司,月薪能达到4000多元,同样是“底薪+提成(课程销售)”模式。工作半年多,她最高一个月能拿到7000元薪资。

“我刚入职的时候,每天都加班到11点,”她称,“后来业务熟悉了,加上工资高,就算再累,心里多少也有些安慰。”

“双减”政策下来后,一切变得更艰难了。她表示,之前没听说行业内会下发这样的政策,只是新闻里总说要给学生减负。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徐琳所在公司突然要求,任课人员不得称自己为老师,需自称为班主任。而“双减”政策发布后,有意参加体验课的客户明显减少了。

虽然徐琳的公司未像其他机构大批裁员,可因工作难度提高,她薪资也跟着下滑。“基层的员工挣不着钱,自然会选择辞职走人。”

对于接下来的职业发展,徐琳表示,教育培训前景不明朗,自己也谈不上喜欢这个行业,之前只是看中了高薪酬,所以未来可能会去考研,或者考取编制。

相比之下,徐琳算是幸运的。涉足教育培训行业六七年的杨浩向笔者表示,其于今年7月末突然接到作业帮裁员通知。

在此之前,杨浩是作业帮平台的一名学科运营人员,平均每月工资能达到1.5万元。而他之所以没有做主讲老师,主要是因为该职务学历要求很高。

杨浩表示,今年以来,作业帮有过几次裁员,现在终于轮到了自己。而跟他一起被裁的还有销售、辅导老师等岗位。

在作业帮的时候,他也会在业余时间做家教,离职后就靠着这份“手艺”维持生计。

“可这不是长久之计,没有五险一金,我只能把辅导数学当成副业,或者有机会去个公立学校,再不就是进入成人教育行业或当企业文化培训师。”他称。

不过,在他看来,学生和家长对于课外学科培训是有需求的,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如果消失了,会有越来越多家长请一对一家教。

“鸡娃”家长:

希望孩子快乐,可又不想落后他人

于学生家长而言,张慧表示,“双减”政策推出得恰逢其时。现在教育培训已经“变味”了,很多机构严重冲击了学校的教学活动。

如今,家长们被培训机构所裹挟,认为不送孩子去校外培训,会落后于其他学生。

好比张慧所居住的海淀区,有句话叫,“全国教育看北京,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区一度是成为无数家长追捧的“鸡娃基地”。

“周围有很多‘鸡娃’现象,有的小孩5岁认识1000个汉字,6岁能用外语对话;有的小孩课外超前学,那些没有学过的小孩就会落后很多。”

她向笔者提到如此继续下去导致结果只有一个——所有的孩子都要去教育培训机构,恶性循环,形成“内卷”。

“鸡娃”现象下,最焦虑的自然是父母,张慧也是这个队伍中一员。她有两个娃,女儿今年六岁半,正处在幼升小的阶段,儿子还小,今年9月才上幼儿园中班。

张慧给女儿报了很多班,比如线下的北外壹佳英语、线上斑马AI的思维与阅读课程,艺术方面均是线下课程,有小提琴、舞蹈、表演和主持等。

“线下课程都不便宜,比如英语(小班制)一个半小时要250元左右,小提琴45分钟要300元,一节舞蹈课一个半小时就要花费近300元。”她称。

女儿每月的辅导课费用占到张慧月收入的一半。而且,她在对孩子在报班问题上很是纠结,“太辛苦了,两个课挨着上的时候,基本上叫外卖,她就简单吃两口。”

她表示,自己和老公真心希望孩子有一个开心、快乐的童年,而不是被各种课业压得喘不上气。可有时,孩子自己主动要求报班,就是因为同学比她报得班多。

再者,张慧的女儿虽只是在幼升小阶段,可北京有些地区的中考普高录取率低,甚至淘汰率接近50%,她也有所了解,甚至现在就因此倍感压力。

“毕竟我和孩子的爸爸都上了不错的大学,又念了硕士、博士,如果孩子以后去了职高,我有点接受不了。”张慧表示,现在能做的是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

当然,她希望,教育能够完全回归校园,学校能够优化教学方式,强化教学管理。不过,校外学科培训还是需要的,孩子没有学好某个知识,辅导课还能查漏补缺。

“没有了校外培训机构,自己又没有时间精力辅导,可能到时候就会找家教吧。”而在张慧看来,解决问题最好的方式是家与学校“携手”督导孩子教育。

高途、大力教育裁员

仍有机构开设学科辅导课程

教育行业迎来整治,“双减”政策下,北京地区教育培训机构呈现何种景象?

8月3日,笔者走访了学而思培优昌平校区。上午10点,店内格外安静,没有学生和家长。

学而思培优工作人员表示,暑期的课程已经全部都转移到线上了,初中阶段有英语、语文、物理、化学、历史等科目。

“这个初二英语培训为A+班,就是预习初二内容,在校内基础上拓展延伸,大班20个孩子一班,7月31日已经开班,持续到8月14日,走的是中考路线。”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初二英语培训班共14节课,每节课2小时,费用是3570元。

此外,语文课程按照综合阅读、写作、基础知识等分模块学习。上地、大钟寺校区预计8月下旬开设语文三期课程,包括面授课程。

针对“双减”政策,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尚未收到明确的通知,课程暂时没有变动,还得看形势变化。“若真的无法上了课,我们会统一通知家长,让大家申请退款。”

中午,笔者又来到了新东方教育回龙观校区。此时,有家长前来咨询并表示,家里有即将步入初二的孩子,需要补习英语、物理。

针对于此,新东方工作人员表示,学校8月2日新开了一期暑期培训班,到14日结束,之后不会再开设新的课程,学生现在可以插班,老师在线上授课。

“其他的校区是有面授课的。”另外,这位工作人员还推荐1对1课程,并称随时开始,面授、线上授课均可。

至于“双减”政策,他表示,目前还未受到影响,若有变动,会及时跟家长沟通。

需特别指出的是,8月5日,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开始裁员。

为此,一位接近大力教育的人士向其他媒体表示,裁员的消息属实,大力教育将采取N+2的赔偿。同时,有的业务没有关停,在进行调整。

此外,据前述媒体报道,“双减”意见下发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了裁员指标,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

“慢下来吧,好好地注重内在。”陈向东于8月4日回应称。他并未透露裁员的具体数字,但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所难免。

专家:可转型兴趣或素质教育但资本慎入

西安市委党校副教授吴正海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因为不均衡的教育供给,家长们进行自发性的教育补救,引发连锁反应,形成了庞大的校外培训产业。

“现在大家都在观望,很多人会去想我退回到原来,别人会也这么做吗?行动显然不可能一致,即便所有人都往后退一步,校内教育不均衡依然存在。”他称。

在吴正海看来,有差别,就会有矛盾。新矛盾和旧矛盾同时存在,加上民意的觉醒和政策的前景决定了是彻底改革整顿教育的时候了,但绝非一两招能够解决的。

另一投资界人士表示,学科类教育培训可以转向兴趣教育,家长对兴趣教育和素质教育一直有需求,但不建议资本进入这两个行业。

“兴趣教育和素质教育行业如果不进行快速扩张是不缺钱的,也不应该把扩张作为主要目的,课程本身是核心竞争力。”他直言道。

在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看来,素质类教育重在培养学生综合能力,实现全面素质的提升。

其次,他表示,在有些家长看来,培养孩子某些艺术方面的才华,对于未来高考或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但这是个持续烧钱的培养模式。

“目前,国内对于素质教育的培养还是在兴趣方面,所以教育培训机构改道进入素质教育,会面临流量减少,家长及学生的观念转变的问题。”毕研广称。

精彩推送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环球金融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email protected]